书架
穿书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心肝
首页

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温柔的刀,才是最致命的 (1/2)

  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saic-chery.com 午夜掌》更新网站!

   眼尖快,却比假安王速度。

   更快。

   假安王亮腰间软剑飞身直刺宁其湛身侧侍卫徒,软剑落,假安王脚踹,撞翻长桌,扫落瓜果。

   周围臣四散。

   假安王刚支半身,口血。

   假安王带被宫卫控制住。

   刚抬抹掉血水,脖便被锋利剑刃抵住。

   仰头,直制住侍卫。

   貌普通,甲,眼眸漆黑墨,相貌凌厉狡黠。

   气度,平平奇才

   谁,已经

   气势虎,再衰三竭。

   经此翻盘指望

   浑身松,放弃抵抗。

   “太殿入京今夜,次数屈指数,破绽,请太指教,让瞑目。”

   宁其湛淡淡:“普,莫非王土,率土滨,莫非王臣。”

   眼神落向恭顺公

   恭顺公趁乱浑水摸鱼,假安王网打尽,局,庆幸立即,此察觉眼神威慑,即缩,尽减少存感。

   假安王愣愣,随:“原筹谋,太殿,服气。”

   宁其湛抬,唐琢风领,将假安王押

   “安王被假冒交由理寺审理。”

   理寺卿:“微臣遵旨。”

   “兵部尚书。”

   兵部尚书吴义祥走:“臣。”

   宁其湛吩咐:“假安王驻扎城外五万军由接管,十内将收编完毕,若者,处置。”

   吴义祥垂首领旨。

   场变故快,谁反应,假安王被拆穿

   殿局。

  

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温柔的刀,才是最致命的 (1/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