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文学大家芥川君
首页

52、我做评委 (1/5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saic-chery.com 午夜掌中小说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太宰以津岛修治身份随信寄来的小说名叫《Goodbye》, 依旧只有节选片段。看来他还没完成,不过已经打算以这篇文章参选了。

   何况芥川赏并未真正设立起来。上次征稿虽然收到了不少来信, 于此同时评论家们的微议也纷纷插上翅膀飞到我这里, 即使现在也仍有顽固的家伙追问不休。

   这样看来,太宰这信倒像是个预告——他要真真正正以一个写作者的身份自处了。

   说到这儿, 就不得不提及太宰的《梅勒斯》了, 以我个人之见,那确实是一篇灵气十足的小说。如果考虑到太宰治以往的经历和性格,更是稍微有些出人意料。

   但我想它是件好事。

   我在向前看, 中也在向前看, 所有人都没有停下脚步,就连横滨也不例外。

   就像一本书,它或许早就泛黄、边边角角要么是被粗心的主人压卷了, 要么被贪吃的老鼠啃了个洞,也或许更糟,还残留有食物的残渣、神明瞌睡时留下的口水……但只要翻过去, 一切都是崭新的、光亮的。

   我原意打算把这话当做回信寄给太宰治, 临到头才发现这话怎么怎么不对劲, 透着一股子时下那种悲秋伤春之气,酸得牙都快掉了。

   仔细想想, 搞不好太宰暗地里要笑话我呢。于是我把这些全都按下不表,而是好好鼓励了他一番,夸他津岛修治是个有才华的人。

   我自觉非常贴心地照顾了他的心情,因为我压根半点没提梅勒斯和太宰, 毕竟,太宰不知是真傻还是装的——居然把津岛修治和太宰治分得一清二楚,瞧他那架势,倘若我不是当事人,估计早就信以为真了。

   回完信以后,我便如先前所想就此翻篇。

   抱着这样崭新的心情,我结识了不少同窗,其中与我感情最密切的是叫菊池宽的家伙。他看起来家世不凡、交游广泛,拉着我和中也参加了不少文会。

   某次文会上居然巧合碰到了夏目老师,后者顺势当众介绍道。

   “这是我夏目漱石的关门弟子,芥川龙之介。当然,你们或许更习惯他另一个名字——我鬼。”

   自那之后,赞誉和欣赏朝我铺天盖地涌来,所有人都觉得我是只因为藏拙而

52、我做评委 (1/5)